这届上门服务,瞄准“生活不自理”的年轻人

时间:2023-5-17 作者:admin

  近两年,上门经济不断涌现出新的形态。从上门喂猫遛狗、上门做饭到上门按摩、上门助浴,仿佛一夜回到O2O产业爆发的2014年。

  值得注意的是,与O2O时代通过运营手段刺激市场需求的现象截然不同,五花八门的上门服务形态中,有相当一部分因为超出了时下年轻人的生活能力范围成为了“刚需”。由此看来,缺乏生活技能的年轻人,似乎正在让O2O以“上门经济”的方式复活。

  上门服务解救独居青年

  不久前,短视频博主“打工人小张”因为科普如何乘飞机、如何在星巴克点餐涨粉百万。在网友们感叹,现实中还有很多人不清楚这些基础生活能力时,人们也忽略了当下的年轻人也并没有掌握上一代人所具备生活技能。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物资匮乏,很多生活问题都只能靠自己解决。因此对60后、70后来说,踩缝纫机做衣服、修理自行车、组装收音机、接电线、换玻璃,是再普通不过的生活技能。

  但随着市场经济逐渐繁荣,物美价廉的商品和服务变得唾手可得,互联网又缩短了供需之间的距离,年轻人们并没有从老一辈身上继承各种生活技能。于是,当面临换电灯泡、维修家电、买菜做饭、疏通马桶等生活需求时,他们也更倾向于选择上门服务来解决问题。

  收纳师郭西西告诉惊蛰研究所,“从2021年上门收纳迎来井喷期至今,95后客户数量增长了将近20%,其中一部分已经发展成为需要每个季度上门进行收纳维护的长期客户。而这些年轻客户平均每年在收纳上的花费,为1万至5万元不等。”

  在她看来,年轻人之所以选择上门收纳,除了本身不擅长整理家务外,也因为缺乏时间和精力去收纳,所以更愿意花钱购买高品质服务,以提升生活幸福感。“两年前,核心客户还是收入更富裕的成熟群体。但现在,许多普通收入群体对上门收纳服务也有很多需求。”

  

  事实上,年轻群体“更愿意选择花钱买服务”的消费现象,也与生活环境有关。例如在“上门喂养”出现以前,许多养宠人士会在旅行或出差前将宠物寄养到宠物店,或是拜托同事、朋友来照顾。但如今城市独居青年常常在社会关系方面保持一定的界限感,因而花钱买服务是更合理的选项。

  随着生活工作节奏加快,年轻人真正用于日常生活的时间被挤占,因此也更愿意花钱购买便利。层出不穷的“上门经济”形态背后,是年轻群体追求生活效率和生活质量的新潮流,这也为O2O再次迎来了上升期提供了市场基础。

  O2O卷土重来

  即便是留下一地鸡毛,但不得不承认O2O行业的爆发一度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互联网数据服务商TalkingData发布的《2015年上门O2O移动应用报告》显示,2015年仅上门O2O领域,资本市场就投入了近300亿元人民币。

  热钱的涌入,也给行业的快速崩塌埋下伏笔。为了快速拓展市场,许多初创O2O企业不约而同地选择“烧钱”补贴的方式吸引用户,导致市场的供需关系完全依赖于平台的运营政策。

  当时,上海第一家为客户提供上门做饭服务的“烧饭饭”为了快速吸引用户,仅需几块钱就可以吃到星级厨师做的菜;票务O2O推广业务时,8.8元就能看好莱坞大片,消费者在发展前期享受到了许多优惠,因低价而被吸引。好景不长,2015年下半年起,行业泡沫渐显,光砸钱不盈利的模式让许多企业无以为继,资本也逐渐回归理性。

  嘟嘟美甲、58到家美甲业务、上门推拿的“功夫熊”等曾经炙手可热的上门O2O企业先后曝出劳务纠纷、拖欠工资等问题。消费市场上,消费频次低、企业只烧钱不盈利、平台同质化严重、资金链断裂等与实际经营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O2O行业迎来了倒闭潮,仅有少数头部企业依靠早期融资绵延至今。

  幸运的是,随着新一代年轻群体成为消费主力,O2O也随市场需求的出现回归大众视线,只是如今它被冠以“上门服务”的名号。

  95后苏苏表示,上门服务给她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和幸福感。作为深圳的独居青年,快节奏、内卷化是她工作几年来最大的感受,朝九晚六的工作时间和大小周的休息方式,让“花两个小时去做美容”成为了奢侈。在得知美容师能够提供上门服务后,苏苏美容的频率由每月一次增加到了每月两次。即使费用相对于线下服务增加了30%,她仍旧坚定地选择上门服务。

  除了上门美容,每半个月一次的家政服务、外卖和买菜平台也是苏苏生活的“必需品”。在她看来:“互联网是造福年轻人的伟大发明,能让我从中获得满满的幸福感和安全感,谁不愿意累了一天回到家就在温馨的家里吃着热乎的饭菜呢?”

  “上门经济”催生职场新选择

  企查查数据显示,我国现存上门服务相关企业共有1.45万家,涵盖了外卖、家政、洗衣、美甲、按摩、维修、生鲜等各个领域。不同领域的“上门服务”在为消费者提供便捷的同时,也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例如被称为风口职业的收纳师,自2021年后逐渐走俏成为最热门的新兴职业之一。

  成为收纳师之前,郭西西一直从事互联网行业,由于每天按部就班地工作让她觉得枯燥,失去了激情和干劲。2017年,郭西西偶然了解到收纳师这个职业,在观察了一段时间后便全职转入收纳行业。

  对于这份新职业和新工作,郭西西表示:“上门服务的门槛不高,只要能吃苦耐劳,就可以考虑进入这个行业。而且从事这行不需要很多成本,跟其他创业投入几百万不同,上门收纳是用自己的时间和技能来变现。加之它的时间弹性大,自由度高,因此是转行不错的一个选择。”

  由于顺应了市场的潮流,郭西西如今不仅有自己的收纳公司,还开设了收纳培训课程,为想学收纳及想要进入收纳行业的人们提供课程培训。据其介绍,学员的年龄层基本在35岁以下,年轻人占大多数,而其中,有超过60%的学员有从事收纳行业的打算。

  “上门经济”的火爆也伴随着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缺乏资质、运营标准不统一等行业乱象。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有关上门服务的投诉有将近5000条,有消费者反映,上门维修使用三无产品,被骗了一万余元;工作人员在未提供服务的情况下,收款跑路;平台找未经过培训的家政上门提供服务。由于消费者和服务者开始摆脱线下门店的限制,消费形式变得自由多样的同时,也导致了售后服务不到位、维权困难等问题出现。

  此外,用户绕过平台,与服务者私下交易的“跳单”问题在O2O运营模式下也十分常见。用户会更倾向于寻求长期且稳定的上门服务人员,而服务者也存在躲避平台抽佣增加收入的动机,因此用户会尝试与个人建立私下交易。在此情况下,若O2O平台与服务人员之间没有建立信任的合作关系,便会沦为用户与服务者的“搭桥”工具,造成平台收益减少、带来风险。

  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当前我国独居人群快速增长,截至2019年独居群体已近9000万人,独居率达18.5%,其中还不包括合租住宅中的独居人群。在“空巢年轻群体”规模逐渐扩大的情况下,上门服务的需求无疑会持续增多,催生出一个新的增量市场。在年轻人成为消费主体的契机下,O2O平台也需要重新思考如何满足年轻人全新的需求,将原有问题修正,真正把握回归的机会。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以上均为化名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